汽车新闻-JIAHEFU.COM域名出售

希腊+意大利自由行之第7天 从科林斯到迈锡尼

2022-08-13 01:00:00

  【车讯网 报道】中学历史课上,我第一次知道了伯罗奔尼撒,虽然对那段历史一知半解,也从没读全过《荷马史诗》,可其中一些著名的故事,比如特洛伊木马,深深保存在我的记忆中。这一回,我来到了这片土地,亲身感受了一下那段遥远的历史。

  今天是旅行的第7天,早上起来,洗澡后到院子里吃早餐。老板看到我们,一边热情地道着早上好,一边安排我们落座,同时送上一壶咖啡和一壶热水。桌上铺着洁白、厚实的台布,餐具擦的锃亮。这种氛围,以前北京部分四星级饭店也曾有过,后来逐渐简化了。如今,只有一部分五星级饭店才具备。

  接着,老板端来面包、黄油、酸奶、鸡蛋、蛋糕和水果。饭店里的早餐大都以美式为主,普通旅馆通常是欧陆式,内容相对简单一些。尽管如此,我还是十分感慨——这里的价格,跟北京郊区民宿基本相同,可环境与设施,相差甚远。简单概括的话,就是“含金量”相差太大。

  科林斯之后,下一站我们想去迈锡尼。这个区间大概40公里,不算远,但坐公交车的话,首先得返回到科林斯市区,时间与花费都不划算——希腊的公共交通虽然线路比较全,但车次不多,算不上便利——于是我们选择了出租车。老板很快帮我们叫来了车,居然是辆奔驰E240,车费45欧元。

  就这样,我们开始了在伯罗奔尼撒半岛的旅行。

  欧洲东南端,是巴尔干半岛,半岛最南头是希腊境内的伯罗奔尼撒半岛,它的面积跟北京+上海的总和差不多,但人口只有不足100万,比北京西城区还少,所以,在这样的地方旅行,首先感受到的,是舒服。没有拥挤、没有稠密,到处都是一种松松快快的氛围。当然,如果从历史看,伯罗奔尼撒半岛给古希腊文明所带来的,其实是毁灭,那就是公元前5世纪的伯罗奔尼撒战争,以斯巴达为首的伯罗奔尼撒联盟,与以雅典为首的提洛同盟,大打出手,战争持续20多年,以斯巴达获胜告终。这场战争,将雅典美好的古典时代终结,民主从此远去,繁荣遭到破坏,古希腊由盛转衰。

  这次旅行略显仓促,只能挑选一些重点。我希望,日后能有机会,自驾车围着整个伯罗奔尼撒转一圈。遇到不错的小镇就住下来,像当地人那样悠闲悠闲的,伴随着啤酒与咖啡,读一读《荷马史诗》,仔细回味一下那场落后打败文明的战争。

  行车1小时,来到迈锡尼。我问司机,游览后打算继续往前走,此地有没有公交车。他说车次极少,建议我们还是坐出租车,并自告奋勇帮忙联系。说话间,车子来到迈锡尼遗址停车场,他很快找来一辆,竟然还是奔驰,这回是E350,与刚才坐的E240属于同一代,但年份近些,估计是2006款。这个年份的车是欧四排放——我家的一辆车也是如此,但上牌时被标为国三。

  首先与司机商议行程与价格。我告诉他我的计划:第一,在这游览2个小时;第二,前往埃匹达鲁斯,并停留2个小时;第三,从埃匹达鲁斯前往纳夫普利翁的汽车站。司机表示没问题,总费用60欧元。

  击掌成交,两位司机帮我们把行李倒过来,与第一位司机告别,随即进入景区游览。

  出租车停车的旁边,就是进入迈锡尼遗址的大门,相距不足10米。所谓大门,其实就是个简单的铁栅栏,旁边有个小屋子售票,成年人12欧元。

  迈锡尼遗址占据着一座不高的山,山顶较平,有许多建筑遗迹,周边还有城墙环绕。望过去,几乎能将整个遗址,尽收眼底。别说帕特农,就连科林斯遗址当中的那个标志性建筑,在这儿都找不到,似乎挺普通。

  可实际上,它的历史非常久远。按照时间顺序,克里特排名第一,大概是公元前27世纪到公元前13世纪。迈锡尼排名第二,大概是公元前16世纪到公元前10世纪。它属于青铜器时代的文明——下图是遗址博物馆里展示的迈锡尼陶制品——古希腊文学和神话所表现的,大都是这个时期,其中最著名的,是《荷马史诗》。

 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人们认为《荷马史诗》是虚构的,仅仅是个故事而已。直到德国人海因里希·施里曼,用毕生精力在希腊考古,让众多遗迹重见天日,并证明了史诗所讲确有其事。其中,1876年,施里曼在迈锡尼遗址发现了墓葬,有个金面具令他惊喜不已,为此电告希腊国王:“我凝视着阿伽门农的脸膛。”

  阿伽门农是《荷马史诗》里所记载的迈锡尼王,在这一地区的各个部族当中,具有很高威望。当时,小亚细亚(今土耳其)特洛伊人的王子应邀来到伯罗奔尼撒半岛,受到斯巴达王的款待,可这哥们居然与斯巴达王的妻子海伦一见钟情并私奔。斯巴达王之兄阿伽门农,因此召集各部族攻打特洛伊人,战争历时10年。长达24卷、2.8万行的《荷马史诗》所讲述的,就是在上述背景之下,所发生的一系列跌宕起伏。

  所以,如果读过《荷马史诗》,或者大致了解它的内容,来到希腊旅游,会有处处都很亲切的感觉。

  迈锡尼遗址是座城堡,正门叫狮子门,大概建于公元前12世纪。整座门由厚重的石块垒砌而成,门洞高4米,上面的横梁据说有20吨重,再往上还有一块三角形巨石,雕刻着两只狮子,故称狮子门。

  进门后,随即是墓葬区。迈锡尼的墓葬分为竖井和圆形两种,狮子门旁边的这座,是竖井墓,考古时在这儿发现了许多金银陪葬饰品。不过,把墓葬修建在大门旁边,与中华文化的习惯,差异很大。在咱们的概念里,墓地往往是阴森的,通常建于比较偏僻的地方。

  再往前,随山势不断上升,沿途不断有建筑遗迹——这些可都是3500年前的遗存。按理说,迈锡尼传承的是克里特的文明,然后又影响了雅典文明。可从遗存看,迈锡尼显得更为粗犷,与雅典古迹的风格,存在差异。

  来到山顶,此处是昔日统治者宫殿的所在地,刚才说的那位阿伽门农,说不定当时就住在这儿。

  在希腊神话中,有个阿特柔斯,他是阿伽门农的爸爸,据说父子俩曾在迈锡尼修造了地下建筑,用于存放珍宝。虽然不知道眼前这座建筑是不是,但希腊神话中的人和事儿,通过考古,有一部分已经得到了证实——未必都是神话。

  在山顶的另一边,看到了一座旁门,门上同样有块巨石,只是没雕狮子——迈锡尼的城墙,由巨石垒叠,平均厚度为6米。

  在迈锡尼遗址附近,大概500米左右地方,还有一座圆顶墓。先用石块搭建一座房屋,上面再用土覆盖,门前的左右各建一道墙,从而形成一条通道。这个做法,与中国明清帝王陵寝很相似,比如已经发掘出来的北京十三陵定陵,就是这么做的。

  通道尽头的门,与刚才看到的那两座城门,如出一辙,同样是上为三角形,下为长方形。现场介绍说,门上充当横梁的那块石头,重约100吨,而刚才看的狮子门,重20吨。

  进门后,我感到了些许震撼——这间屋子高达14.5米,穹顶结构,完全靠一块块打磨规整的石块,垒砌而成。上学时老师说,石家庄附近有座赵州桥,1400年了,是非常了不起的拱形建筑,而眼前这座建筑,足足3500年。

  离开迈锡尼遗址,下一站前往埃匹达鲁斯,这一区间大概40多公里,路况很好,用了30分钟抵达。

  埃匹达鲁斯也是希腊的一座古城,它虽然距离迈锡尼遗址不算远,可年代相差很多——现存建筑是公元前4世纪修建的,比迈锡尼年轻1000多年。遗址中有许多建筑,其中最出名的,是一座剧场。

  剧场的建筑不仅辉煌,且十分巧妙。所谓辉煌,它能容纳1.5万余名观众;所谓巧妙,它建筑在一个山坡上,借助地形,让观众席层层展开。

  观众席共有55排,所有坐席,都用大理石雕刻。

  虽然历经2500多年,剧场建筑基本保存完整,据说,它是希腊保存得最好的古剧场之一,30多年前就被列入世界遗产。

  剧场的中心,是一座直径20.4米的歌坛,此处距离最后一排观众席约60米,虽为露天,但通过科学设计,让全场每一位观众,都能清楚地听到演员的声音。目睹此景,不禁想起雅典那座更为古老的剧场,也是这种造型,看来古希腊人在科学方面的成就,真是不一般。

  介绍里说,希腊国家歌剧院每年夏天都要在这儿演出,它是雅典艺术节的分会场,专门演出古希腊戏剧。

  中央歌坛后面,原本还应该有建筑,比如舞台、化妆室等,可惜已经不存在了。

  埃匹达鲁斯遗址的门票是12欧元,除了剧场,还能参观数座建筑遗址和展览室。在历史上,这片古建筑是一座圣地,包括祭祀与医疗,同时是希腊传统医学的发源地。下图这座圆形建筑,是历史上的神庙,它的地下部分显得颇为神秘,据说用于某种宗教性质的睡眠治疗。

  旁边还有座巨大的方型建筑,由4个正方形单元组成,每个单元里都有房屋、庭院和柱廊,房屋总数为160间。它的作用是为访客、朝圣者、病人及家属提供住宿,也就是说,这是一家旅馆。

  这是一座正方形的祭坛,由祭司在这儿举行献祭仪式。

  遗址中还有一座浴室,具备完善的供水系统。公元前1世纪,罗马侵入巴尔干半岛,并最终消灭了这一地区的所有国家,古希腊彻底终结。在罗马人占据期间,这座浴室重新修建过。

  再往前是体育场,跑道长180米,两端建有起跑线和终点线,围绕跑道一周,还有石灰岩构筑的水槽,跑道两侧有看台,但原物没有保存下来,目前正在修复。

  展览室里,展出了一些出土文物,其中大型人像全部残缺不全,只有小型人像还比较完整。

  看罢埃匹达鲁斯,前往纳夫普利翁,这一区间大概38公里,用了40分钟抵达。

  司机按照预先商定好的行程,把我们送到汽车站。所谓汽车站,其实是个小屋子,并无停车场,大巴车驶来,就停在路边上下客。进门打探,得知下一班车是3小时以后。看到旁边街角处有家咖啡馆,门前有座位,每人要了一杯咖啡,总共2.8欧元。

  坐下来之后发现,我们的正对面是座山,山上有城堡,看上去挺有气势,身后街上的建筑与氛围,也都很诱人。赶紧打开谷歌查询,才知道这也是座古城,且曾为希腊首都。于是,我们决定不走了,在这住一宿。

  真是无巧不成书。刚决定住宿,一抬头,看到咖啡馆的二楼,就是一家旅馆。叫Kastello Hotel,三星级,进门去问,前台里坐着一位慈祥的老妇人,她说有房,且价格很公道(具体金额忘了,可能是60欧元左右),我问这个价格包括早餐吗?她说原本不包括,但你既然需要,我可以提供。

  与古迹相比,我的家人更喜欢逛街。于是,我们各取所需——旅馆对面不远处,是上山的步道,沿着它走20分钟,接近山顶,城堡门票8欧元。如果懒得走路,城堡另一侧有公路,可以乘车直达。

  这座城堡叫纳夫普利翁卫城,古希腊时代的遗存已经很少了,堡垒现存建筑最初由法兰克人所建,后来又被拜占庭人和土耳其人先后占据。

  异族占据时期,此处一直是兵营,另外还有教堂、监狱和军医院。这里还关押过希腊独立战争中的重要领导人、民族英雄塞奥佐罗斯·科罗克特洛尼斯。

  罗马入侵导致古希腊终结后,希腊又经历了拜占庭和奥斯曼的统治,直到1821年展开独立战争,才宣布独立。这期间有个英国人很出名,叫拜伦,他一方面是位诗人,作品中有许多孤独的、悲剧式的英雄,另一方面,他毕生都在为希腊独立而奋斗。

  希腊独立之后,此处成为希腊临时政府的所在地,并于1829年正式成为希腊首都,直到1834年迁都雅典。

  如果对历史没兴趣,光是看看风景,我认为也相当不错——城堡的位置非常棒,它的南侧与西侧,面对大海。

  山脚下是古城的所在地,一片红色屋顶,与白云、蓝海、苍山、绿树搭配的很漂亮。

  古城面对的海湾里,距岸很近的水中,有座城堡,它叫布尔兹城堡,是威尼斯人在15世纪修建的,故有人将它称为威尼斯要塞。

  下山后,已近黄昏,一辆辆装饰得非常漂亮的马车从街上走过,显然是为游客逛街而准备的——纳夫普利翁的街道很美,是个风景如画的小镇,值得坐上马车逛一圈。

  与家人会合后,我们一起到海湾走了走。码头上停泊着特别多的游船,跟克里特岛一样,这些船不仅有希腊本国的,还有一些来自其他国家。码头边上的停车场里,许多车都装着车顶行李箱,宿营车也不少,但都是小型的,很少见到美国那种大型宿营车。可见,这里有很多游客——8月份是欧洲人度假的月份,希腊是比较热门的旅游目的地。

  码头对面有几家餐馆,我们在其中的一家吃晚餐,连同啤酒、饮料在内,共消费30.9欧元。

  花费不多的原因之一,是我们一家人饭量都不大,对美食也不是很上心,无论在外旅游还是在家,吃得都比较简单。就拿蔬菜沙拉来说,不仅在国外旅游时经常点,在家中也是餐桌上的“常客”。

  20年前,我读过余秋雨先生的《千年一叹》,他在书中特意写了一段“吃饭难”。说自己虽然走南闯北多年,但在希腊的自助餐厅里,却找不到可以下咽的食物,最终只得拿起一片面包,扒拉一点儿生黄瓜和西红柿。饿了几天,忍受不住,一群人在雅典街头到处寻找中餐馆。

  余先生的困境,我和家人肯定不会遇到,因为我们喜欢西餐胜过中餐,比如生黄瓜和西红柿,拌上一点儿沙拉酱,对我来说,就是一盘美味。当然,沙拉有很多种,把土豆、火腿肠、鸡蛋、面包切成丁,同样是一份很好的沙拉。这件小事说明,所谓美食,仅仅是相对而言,合您的口味就是好吃,不合您口味就是不好吃。

  餐后,我们在古镇里逛了逛,民居、教堂、博物馆,到处都是充满历史气息的建筑。

  商店也不少,但家人在我去古堡时已经逐一盘点过,无需再逛。

  为了买些明天路上的零食,我们去了趟超市,看到有不少类似于咱们的馅饼之类的食物。至于橄榄油和奶酪等,更是极为普遍。

  买了瓶红酒回到旅馆,坐在阳台上,一边儿欣赏着街景,一边儿喝了起来。抬头看,是刚才去过的古城堡;低头看,街上时不时地走过一辆马车,车夫正在向乘客介绍着本地的风土人情。在纳夫普利翁的这一晚,过得特别开心,以至于心里盘算,下回一定要在这儿多住些日子。


  关于《星爷说车》

  星爷—与电影演员周星驰无关。本人姓夏名星,从小就有白头发,被同学戏称“夏老头”;后来友人按北京习俗,给我起绰号“星爷”。本人自1988年起驾车周游,至今不辍;2001年开始为媒体做汽车评测,故将个人专栏冠名“星爷说车”。

  如您用电脑或平板电脑阅读,点击下图,即可进入专栏——抱歉,暂不支持手机。